欢迎来到司法资讯网

  •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提案 >

    涉毒被押无人管 法律援助稳人心

    作者:佚名 时间:2018-07-31 浏览量:

      【案情简介】

      经唐山市公安局路南分局依法侦查,查明:自2016年至2017年11月,杨某某通过电话与刘某某联系购买冰毒,后杨某某加价将冰毒卖给吸毒人员贾某某、郭某某等人。2017年11月26日,杨某某以银行转账的形式将毒资34000元给刘某某。刘某某的姐姐刘某于2017年11月28日和2017年11月29目在海南省澄迈县银行柜员机支取毒资。刘某某、刘某与四川省成都市的制毒人员杨某取得联系,二人在赚取差价后,将毒资转账给杨某,并以手机短信的方式将杨某某的收货地址、联系方式发送给杨某。2017年11月29日,杨某指使同伙廖某某以快递藏毒的方式将冰毒通过品骏快递邮寄唐山市路北区韩城镇,刘某某用手机短信的方式将快递单号和快递公司名称告诉了杨某某。2017年12月2日,杨某某接到取货电话后到唐山市路北区品骏快递点取到藏有毒品的快递后被唐山市公安局路南分局当场抓获,快递内冰毒重292.25克,并从杨某某身上搜查到冰毒7.01克、从杨某某车内搜查到冰毒7.34克。经鉴定,扣押的冰毒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综上所述,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之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 片一千克以上、海 洛 因或者甲 基 苯 丙 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四)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 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 洛 因或者甲 基 苯 丙 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 片不满二百克、海 洛 因或者甲 基 苯 丙 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犯罪嫌疑人刘某某涉案毒品数额为292.25克,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但是犯罪嫌疑人没有辩护人,故唐山市公安局路南分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二百六十七条之规定,向唐山市路南区法律援助中心发出唐公南(刑)法援字[2018]0002号提供法律援助通知书,要求唐山市路南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唐山市路南区法律援助中心接到通知后指派河北陈玉哲律师事务为犯罪嫌疑人刘某某提供辩护,河北陈玉哲律师事务所接受指派,并指派陈玉哲、达立广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陈玉哲、达立广律师接受指派后,携法律援助公函会见了犯罪嫌疑人刘某某。在说明来历后,犯罪嫌疑人刘某某同意陈玉哲、达立广律师为其提供辩护。在会见过程中,陈玉哲和达立广律师将刑事诉讼程序中的基本流程及问题向刘某某作了解释说明,让犯罪嫌疑人对之后的诉讼程序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为了防止其诉讼权利遭到侵害,陈玉哲、达立广律师又向其阐述了在诉讼过程中,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应当享有的权利和义务。提醒犯罪嫌疑人刘某某,如果在讯问过程中,侦查人员存在刑讯逼供和诱供等情形,应当及时告知受托律师以及住所检察官或管教,通过上述途径获得的证据系非法证据,属于非法证据排除的情形,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使用。

      在向其阐述诉讼权利后,陈玉哲、达立广律师向犯罪嫌疑人刘某某询问了案件事实。犯罪嫌疑人刘某某表示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立案调查,其根本就没有参与过毒品犯罪。涉案手机并不是从其身上搜查到的,手机也不是他的。

      鉴于犯罪嫌疑人刘某某作出的无罪陈述,陈玉哲、达立广律师对犯罪嫌疑人所涉及的罪名及刑罚向其作了解释和说明。另外也向其释明:如果确实未参与毒品犯罪,在侦查机关讯问时应当予以坚持,仔细核对讯问笔录。如果确实存在毒品犯罪,应当如实向侦查机关坦白,争取从宽处罚。

      在会见之后,陈玉哲、达立广律师多次与唐山市公安局路南分局办案人员就案件事实、羁押必要性等问题进行沟通。但唐山市公安局路南分局并未采纳辩护律师的意见,于2018年3月14日将犯罪嫌疑人涉嫌贩卖毒品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将案件移送至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检察院。侦查阶段的法律援助工作结束。

      【案件点评】

      本案中,因为刑事案件处于侦查阶段,援助律师尚不能进行阅卷,并不了解案件的具体情况。只能通过唐山市公安局路南分局所提供的简明扼要的案件事实和犯罪嫌疑人的陈述来了解案件事实。援助律师就相关案件事实和法律适用与办案人员进行沟通,唐山市公安局路南分局认为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证据充分,犯罪嫌疑人的辩解就现有的证据来说是无法成立的,故援助律师的辩护意见,比如犯罪嫌疑人并未实施犯罪行为、变更强制措施办理取保候审手续等意见均未被唐山市公安局路南分局采纳。

      虽然辩护意见未被采纳,但援助律师也通过各种方式为犯罪嫌疑人提供了法律及其他帮助。首先援助律师陈玉哲、达立广多次会见了犯罪嫌疑人刘某某,在精神层面给与了极大的支持。很多犯罪嫌疑人被羁押后,其精神状态特别差,甚至处于崩溃边缘。犯罪嫌疑人在得知有援助律师为其辩护时,内心是非常感激的。其次,因为犯罪嫌疑人的父母年事已高,其姐姐也作为同案犯被羁押。在没有辩护律师的情况下,犯罪嫌疑人与外界几乎已经失去了联系。犯罪嫌疑人被羁押在看守所,没有亲属及朋友为其提供钱款和衣物。援助律师特意向犯罪嫌疑人刘某某询问了其亲属的联系方式,但其表示因为长期吸食毒品,思维混乱,已经记不清亲属的手机号码,手机号码都存在自己的手机里,但其手机也被唐山市公安局路南分局扣押了。除此之外犯罪嫌疑人刘某某还向援助律师称在唐山市还有一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但是也没有具体联系方式。会见后,援助律师在第一时间与办案人员进行了联系,看能否从扣押的手机中摘抄出亲属的手机号码,以便与犯罪嫌疑人的家属进行联系。但办案人员称手机作为扣押物品已经封存,不能擅自拆封查看。援助律师也通过多方途径打听到犯罪嫌疑人在唐山朋友的联系方式,但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援助律师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护犯罪嫌疑人的权益,又与唐山市公安局路南分局办案人员进行沟通联系。功夫不负有心人,办案人员通过多种途径联系到犯罪嫌疑人的一个朋友,其称可以为犯罪嫌疑人刘某某提供一些经济上的帮助,援助律师这才放心;最后,援助律师向其告知诉讼程序及相关权利义务,使犯罪嫌疑人更加了解自己享有的权利,可以更好的保护自身权益不受侵害。另外也将案件所涉的刑法法条内容告知犯罪嫌疑人,使其对于自身的行为将会受到的刑事处罚有一个相对明确的预判。

      虽然辩护意见未被办案机关采纳,但援助律师也尽了最大努力,多方位地来维护犯罪嫌疑人在诉讼程序中应当享有的权利。